羡喵楠竹(上学半退)

今生不悔入魔道,来世再饮天子笑!
【忘羡】【曦澄】【追凌】【桑仪】【晓薛】

九瓣莲姑娘[七夕贺文]

  • 江澄:四大家族之一的云梦江氏的少宗主。


  • 蓝曦臣:四大家族之一的姑苏蓝氏的少宗主。


           江澄是云梦江氏的少宗主,他有极宠爱他的父母,阿姐,还有一个关系很好的义兄,杏眸飞扬是云梦无数姑娘的梦中情人,但因哈哈那啥......他脾气不太好被姑娘们列上了黑名单。

           “诶,义妹啊,姑苏蓝氏要为他们少宗主举办舞会,你敢不敢跟我打个赌?”魏无羡挂在江澄身上看着江澄手中姑苏蓝氏舞会的邀请函说道,“谁是你义妹?!我怎么不敢了”江澄把魏无羡从自己身上扯下来,“谁答应谁是,你这么说我就当你答应了,我昨天在莲花湖旁的那个亭子里放了几十坛好酒,我们今天就比谁先醉,输的人要在舞会上打扮成姑娘,怎么样敢不敢赌?”“怎么不敢,赌就赌!”“好,我们走”江澄就这么让魏无羡骗走了。

              “义妹,义妹,快醒醒”魏无羡一大早就跑过了叫江澄,【嗯,斯,疼!宿醉的感觉真不好,都怪魏无羡】“嚎屁啊嚎!叫魂呐!”江澄甩手就是一个枕头向魏无羡丢去“诶,义妹你 怎么能这样呢,算了,我不计较了,义妹昨天是你输了你可别忘了赴约啊,我就先去打山鸡了,( ^_^ )/~~拜拜”魏无羡丢下这句话就跑了【赴约?啊!我...我要在明天的舞会上打扮成姑娘!!!啊啊啊啊!要丢脸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江澄猛的一下把自己的脸埋进被子里。

            时间过的很快,明天一下就到来了,江澄从没这么希望时间过的慢一点,可这一刻终究来到了。江澄看着自己义兄和好友讨论的一本正经 感到了深深的绝望,“诶,怀桑我觉得这件红色的更好看”“哎,魏兄你就相信我吧江兄更适合紫色,我有经验”“好吧,好吧,只要我义妹好看就行了你看着来吧”“好嘞,保证美如天仙”江澄一脸的生无可恋,任他们折腾,直到看见他,这个舞会的中心人物,蓝涣蓝曦臣。

           江澄一进舞会就受到万众瞩目,美丽的相貌令江澄受到不少骚扰,为了躲避那些疯狂的追求者江澄跑到后花园的一个亭子坐着休息,“姑娘,我能坐这里吗?”江澄闻言转向声音的来源处,来人是穿着蓝色云纹白衣,俊美的面庞泛着令人迷醉的气息、那是一个撼人心弦的男子、坚毅的棱角、阳刚的五官、各有千秋、拼凑在一起完美无瑕、深琥珀色的眼眸似有雾气环绕、又似有一股浓浓的温柔容纳其中。“姑娘,姑娘,我能坐这里吗?”“啊?啊?当然可以”【啊啊啊怎么看一个男人看入迷了,不过是真的很好看,不对不对我在想什么啊】“姑娘,在下蓝涣字曦臣,我们这么有缘,我可以做你的朋友吗?能告诉我你的芳名吗?”江澄这时还是晕乎乎的,“好啊,我叫江澄字晚吟”“江澄江晚吟,很好听呢,我可以叫你晚吟吗?”蓝曦臣笑的温柔,江澄不自觉被迷了眼“可以”,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直到十二点的钟声响起舞会结束。江澄回到家才想起他答应蓝曦臣什么了,【啊啊啊啊啊啊!我竟然让他叫我晚吟,真是男色误人呐!算了,叫就叫吧,感觉还不错】。

         舞会一共分为三场,江澄一到舞会就去那个亭子去,都遇到了蓝曦臣就这样两人熟悉了,转眼最后一场舞会就来到了。江澄今天到了舞会被他义兄留下说了几句莫名其妙的话“江澄,我等着吃喜酒呐,对了江叔叔说我们让我们今天不用回去了留在蓝家,明天见”说完就跑了,留下江澄一个人百思不得其解。

        “曦臣,你等久了吧,我......”江澄未说完的话被蓝曦臣突如其来的一个抱给惊回去了,“晚吟,我......我心悦你,其实我早就知道你是男子,我三年前去云梦办事时无意间看到你,碧波莲花荡,少年杏眸斜阳,从此你就深深印在我心里,忘不掉也不想忘”【曦臣喜......喜欢我?而且已经三年了,我........】“对不起,我冒......”蓝曦臣松开他,就在这时江澄猛地拉住他“蓝曦臣!你听好,我也喜欢你,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以后你不能抛弃我,不然我...我就打断你的腿!这个银铃给心悦之人的,给你”蓝曦臣把银铃挂在腰间取下自己头上的抹额递给了江澄“姑苏蓝氏抹额,有规束自己之意,非命定之人、倾心之人不可取”“好,我收好了”江澄把抹额绑在手腕上。










哎呀,超时了呀,抱歉。

晚一会可能还有一篇。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