羡喵楠竹(上学半退)

今生不悔入魔道,来世再饮天子笑!
【忘羡】【曦澄】【追凌】【桑仪】【晓薛】

九瓣莲姑娘[七夕贺文]

  • 江澄:四大家族之一的云梦江氏的少宗主。


  • 蓝曦臣:四大家族之一的姑苏蓝氏的少宗主。


           江澄是云梦江氏的少宗主,他有极宠爱他的父母,阿姐,还有一个关系很好的义兄,杏眸飞扬是云梦无数姑娘的梦中情人,但因哈哈那啥......他脾气不太好被姑娘们列上了黑名单。

           “诶,义妹啊,姑苏蓝氏要为他们少宗主举办舞会,你敢不敢跟我打个赌?”魏无羡挂在江澄身上看着江澄手中姑苏蓝氏舞会的邀请函说道,“谁是你义妹?!我怎么不敢了”江澄把魏无羡从自己身上扯下来,“谁答应谁是,你这么说我就当你答应了,我昨天在莲花湖旁的那个亭子里放了几十坛好酒,我们今天就比谁先醉,输的人要在舞会上打扮成姑娘,怎么样敢不敢赌?”“怎么不敢,赌就赌!”“好,我们走”江澄就这么让魏无羡骗走了。

              “义妹,义妹,快醒醒”魏无羡一大早就跑过了叫江澄,【嗯,斯,疼!宿醉的感觉真不好,都怪魏无羡】“嚎屁啊嚎!叫魂呐!”江澄甩手就是一个枕头向魏无羡丢去“诶,义妹你 怎么能这样呢,算了,我不计较了,义妹昨天是你输了你可别忘了赴约啊,我就先去打山鸡了,( ^_^ )/~~拜拜”魏无羡丢下这句话就跑了【赴约?啊!我...我要在明天的舞会上打扮成姑娘!!!啊啊啊啊!要丢脸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江澄猛的一下把自己的脸埋进被子里。

            时间过的很快,明天一下就到来了,江澄从没这么希望时间过的慢一点,可这一刻终究来到了。江澄看着自己义兄和好友讨论的一本正经 感到了深深的绝望,“诶,怀桑我觉得这件红色的更好看”“哎,魏兄你就相信我吧江兄更适合紫色,我有经验”“好吧,好吧,只要我义妹好看就行了你看着来吧”“好嘞,保证美如天仙”江澄一脸的生无可恋,任他们折腾,直到看见他,这个舞会的中心人物,蓝涣蓝曦臣。

           江澄一进舞会就受到万众瞩目,美丽的相貌令江澄受到不少骚扰,为了躲避那些疯狂的追求者江澄跑到后花园的一个亭子坐着休息,“姑娘,我能坐这里吗?”江澄闻言转向声音的来源处,来人是穿着蓝色云纹白衣,俊美的面庞泛着令人迷醉的气息、那是一个撼人心弦的男子、坚毅的棱角、阳刚的五官、各有千秋、拼凑在一起完美无瑕、深琥珀色的眼眸似有雾气环绕、又似有一股浓浓的温柔容纳其中。“姑娘,姑娘,我能坐这里吗?”“啊?啊?当然可以”【啊啊啊怎么看一个男人看入迷了,不过是真的很好看,不对不对我在想什么啊】“姑娘,在下蓝涣字曦臣,我们这么有缘,我可以做你的朋友吗?能告诉我你的芳名吗?”江澄这时还是晕乎乎的,“好啊,我叫江澄字晚吟”“江澄江晚吟,很好听呢,我可以叫你晚吟吗?”蓝曦臣笑的温柔,江澄不自觉被迷了眼“可以”,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直到十二点的钟声响起舞会结束。江澄回到家才想起他答应蓝曦臣什么了,【啊啊啊啊啊啊!我竟然让他叫我晚吟,真是男色误人呐!算了,叫就叫吧,感觉还不错】。

         舞会一共分为三场,江澄一到舞会就去那个亭子去,都遇到了蓝曦臣就这样两人熟悉了,转眼最后一场舞会就来到了。江澄今天到了舞会被他义兄留下说了几句莫名其妙的话“江澄,我等着吃喜酒呐,对了江叔叔说我们让我们今天不用回去了留在蓝家,明天见”说完就跑了,留下江澄一个人百思不得其解。

        “曦臣,你等久了吧,我......”江澄未说完的话被蓝曦臣突如其来的一个抱给惊回去了,“晚吟,我......我心悦你,其实我早就知道你是男子,我三年前去云梦办事时无意间看到你,碧波莲花荡,少年杏眸斜阳,从此你就深深印在我心里,忘不掉也不想忘”【曦臣喜......喜欢我?而且已经三年了,我........】“对不起,我冒......”蓝曦臣松开他,就在这时江澄猛地拉住他“蓝曦臣!你听好,我也喜欢你,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以后你不能抛弃我,不然我...我就打断你的腿!这个银铃给心悦之人的,给你”蓝曦臣把银铃挂在腰间取下自己头上的抹额递给了江澄“姑苏蓝氏抹额,有规束自己之意,非命定之人、倾心之人不可取”“好,我收好了”江澄把抹额绑在手腕上。










哎呀,超时了呀,抱歉。

晚一会可能还有一篇。

兔郎栀女[七夕贺文]

魏无羡:天帝之子,但因其母常常把他做女子打扮,所以众神仙都认为他是女子,又因他异常喜欢栀子花所以众神仙称他为栀女。(他自己并不在意对他来说这只是一个称呼而已)


蓝忘机:人界四大家族之一的姑苏蓝氏的二公子,因异常喜欢兔子所以大家称他为兔郎。(他自己对这称呼不发表意见)


        风和日丽、万里无云,我们待不住活泼的栀女又跑到人界玩,不过......那啥哈哈他好像迷路了,“诶,奇了怪了我刚才好像就是从这边来的,啊——到底怎么走啊!”魏无羡抱头直挠都快挠成鸡窝了。

        “好烦呐!好烦呐!有时间得发明个能引路的东西才行,啊!w(゚Д゚)w苍天啊!大——诶,有两只兔子,来的好正好饿了,吃饱了在走”魏无羡正抱怨着抬头正好瞧见不远处岩石上的两只兔子,也算魏无羡运气好刚才的抱怨声并没有惊动兔子,两只兔子一白一黑,一动一静,两种极端本因水火不容但这两只倒是相处的十分融洽,白兔端坐着吃菜叶,黑兔像闻多了猫薄荷的猫一样在白兔的周围蹦来蹦去这会儿正趴在白兔身上,白兔也让它趴。

          魏无羡小心翼翼地靠近,突然向前一扑,一眨眼的功夫,黑兔已经在魏无羡的怀里了,“嘿嘿,抓到了,嗯?小白兔你要和你的朋友一起被我吃吗?”魏无羡看着正扒着自己裤脚的白兔竟生出了几分挑逗的心思,白兔却像没听见一样依旧扒着魏无羡的裤脚,“诶,还挺讲义气的,我不吃你们了你们快走吧,小家伙们下次要藏好了可被别人吃了啊”魏无羡放下黑兔,黑兔便跑到白兔身边了,奇怪的是两只兔子并没有走倒是开口说话了,“谢谢你不吃我们,我们其实是天上的双兔座{这里的双兔座是我自己编造的}下凡游玩,为了感谢你我们帮你一件事,你等下跟着这朵芍药走,一会儿就会遇到一个人,那个人是你生命中很重要的人。好了,那么再见了。”白兔黑兔丢给魏无羡一朵芍药和这句话就走了,“原来是双兔座啊,能力的确是这个呢,不过,很重要的人吗?会是他吗?”魏无羡看着手中娇艳欲滴的粉色芍药脑海中浮现出一张俊俏的脸。

        “诶诶,怎么飞的这么快”芍药一下就冲出去了只给魏无羡留下个背影。“啊啊啊啊!!!狗啊啊啊啊啊啊!!!!”辛亏这是一条竹间小路,两边有竹子不然魏无羡可没有能爬的。所谓福不双至祸不单行,这挡路的狗才走了领路的芍药又不见了。“算了,没了芍药只能靠自己了”魏无羡顺着小路走了一会儿就在一块大岩石前看到了芍药。

          “嗯?你让我到这块岩石后面去吗?”这句话一出芍药就像印证一样随之落在魏无羡手里变成一朵普通的芍药了。魏无羡穿过岩石旁的灌木丛,“是你!”岩石后是一潭冷泉,冷泉边有一男子,男子俊美的面容与记忆中的重合。那是几天前的事,不,用人界的时间应该是几年前的事,魏无羡随下凡到姑苏蓝氏办事的神仙一起来玩,魏无羡当然不会安安分分地待在蓝家一大早就跑到姑苏地界的彩衣镇玩了,看着天色渐黑,魏无羡提着两坛姑苏的名酿天子笑就回蓝家了,就在魏无羡翻墙而过停在墙上时从假石后面走出一个俊美的白衣少年,白衣少年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琥珀色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透露出禁欲与不沾人间烟火的气息,同时,魏无羡 浓密的眉毛稍稍向上扬起显示着少年的神采飞扬,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有着一双摄人心魄的桃花眼,英挺的鼻梁,像玫瑰花瓣一样粉嫩的嘴唇,还有白皙的皮肤,收入了白衣少年的眼。两人此时心里一阵异样的感觉闪过那是因为在心的深处埋下了一颗不知名的种子,两人却对次毫不知情,【啊啊啊怎么办,要是他把我喝酒的事告诉别人然后又传到爹爹耳里就糟了啊啊啊!!!!】很明显魏无羡把那阵异样的感觉丢到脑后了,“天子笑分你一坛当做没看见我行不行?”“云深不知处禁酒,把酒给我等你离开蓝家时在给你”白衣少年面无表情向魏无羡伸出手收取酒,“好吧,那你收好了到时候我来取,拜拜~我回去睡觉了,晚安”听着白衣少年 的话魏无羡鬼使神差的就遵守了,后来魏无羡得知原来那个白衣少年叫蓝湛字忘机,在那之后魏无羡常常去找蓝湛玩,直到魏无羡离开之际。

           “魏婴,魏婴”魏无羡一回神蓝忘机已经到了跟前,“啊?蓝湛”“魏婴......我心悦你”【自你离开之后我每时每刻都忍不住想念你.......】,【蓝...蓝湛说...说心悦我!!!——原来并不只是我喜欢他,他也喜欢我吗?】蓝忘机看着魏无羡久久没有回答以为他不答应“对不起,是我冒犯了......”“没!没有,我也喜欢你!”魏无羡扑向蓝忘机,蓝忘机把魏无羡紧紧搂在怀里。

            “魏婴,这个抹额给你”蓝忘机把头上的抹额去下来递给了魏无羡,“蓝湛,这是?”“姑苏蓝氏抹额,有规束自己之意,且非命定之人、倾心之人,不可取”'“那收了你的抹额,你就是我的人了,这条发带给你”魏无羡取下自己的发带给蓝忘机,“好,你的人”蓝忘机把发带贴身放好耳尖还泛着红。

             从此之后蓝忘机魏无羡也就是兔郎栀女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