羡喵楠竹(上学半退)

今生不悔入魔道,来世再饮天子笑!
【忘羡】【曦澄】【追凌】【桑仪】【晓薛】

兔郎栀女[七夕贺文]

魏无羡:天帝之子,但因其母常常把他做女子打扮,所以众神仙都认为他是女子,又因他异常喜欢栀子花所以众神仙称他为栀女。(他自己并不在意对他来说这只是一个称呼而已)


蓝忘机:人界四大家族之一的姑苏蓝氏的二公子,因异常喜欢兔子所以大家称他为兔郎。(他自己对这称呼不发表意见)


        风和日丽、万里无云,我们待不住活泼的栀女又跑到人界玩,不过......那啥哈哈他好像迷路了,“诶,奇了怪了我刚才好像就是从这边来的,啊——到底怎么走啊!”魏无羡抱头直挠都快挠成鸡窝了。

        “好烦呐!好烦呐!有时间得发明个能引路的东西才行,啊!w(゚Д゚)w苍天啊!大——诶,有两只兔子,来的好正好饿了,吃饱了在走”魏无羡正抱怨着抬头正好瞧见不远处岩石上的两只兔子,也算魏无羡运气好刚才的抱怨声并没有惊动兔子,两只兔子一白一黑,一动一静,两种极端本因水火不容但这两只倒是相处的十分融洽,白兔端坐着吃菜叶,黑兔像闻多了猫薄荷的猫一样在白兔的周围蹦来蹦去这会儿正趴在白兔身上,白兔也让它趴。

          魏无羡小心翼翼地靠近,突然向前一扑,一眨眼的功夫,黑兔已经在魏无羡的怀里了,“嘿嘿,抓到了,嗯?小白兔你要和你的朋友一起被我吃吗?”魏无羡看着正扒着自己裤脚的白兔竟生出了几分挑逗的心思,白兔却像没听见一样依旧扒着魏无羡的裤脚,“诶,还挺讲义气的,我不吃你们了你们快走吧,小家伙们下次要藏好了可被别人吃了啊”魏无羡放下黑兔,黑兔便跑到白兔身边了,奇怪的是两只兔子并没有走倒是开口说话了,“谢谢你不吃我们,我们其实是天上的双兔座{这里的双兔座是我自己编造的}下凡游玩,为了感谢你我们帮你一件事,你等下跟着这朵芍药走,一会儿就会遇到一个人,那个人是你生命中很重要的人。好了,那么再见了。”白兔黑兔丢给魏无羡一朵芍药和这句话就走了,“原来是双兔座啊,能力的确是这个呢,不过,很重要的人吗?会是他吗?”魏无羡看着手中娇艳欲滴的粉色芍药脑海中浮现出一张俊俏的脸。

        “诶诶,怎么飞的这么快”芍药一下就冲出去了只给魏无羡留下个背影。“啊啊啊啊!!!狗啊啊啊啊啊啊!!!!”辛亏这是一条竹间小路,两边有竹子不然魏无羡可没有能爬的。所谓福不双至祸不单行,这挡路的狗才走了领路的芍药又不见了。“算了,没了芍药只能靠自己了”魏无羡顺着小路走了一会儿就在一块大岩石前看到了芍药。

          “嗯?你让我到这块岩石后面去吗?”这句话一出芍药就像印证一样随之落在魏无羡手里变成一朵普通的芍药了。魏无羡穿过岩石旁的灌木丛,“是你!”岩石后是一潭冷泉,冷泉边有一男子,男子俊美的面容与记忆中的重合。那是几天前的事,不,用人界的时间应该是几年前的事,魏无羡随下凡到姑苏蓝氏办事的神仙一起来玩,魏无羡当然不会安安分分地待在蓝家一大早就跑到姑苏地界的彩衣镇玩了,看着天色渐黑,魏无羡提着两坛姑苏的名酿天子笑就回蓝家了,就在魏无羡翻墙而过停在墙上时从假石后面走出一个俊美的白衣少年,白衣少年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琥珀色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透露出禁欲与不沾人间烟火的气息,同时,魏无羡 浓密的眉毛稍稍向上扬起显示着少年的神采飞扬,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有着一双摄人心魄的桃花眼,英挺的鼻梁,像玫瑰花瓣一样粉嫩的嘴唇,还有白皙的皮肤,收入了白衣少年的眼。两人此时心里一阵异样的感觉闪过那是因为在心的深处埋下了一颗不知名的种子,两人却对次毫不知情,【啊啊啊怎么办,要是他把我喝酒的事告诉别人然后又传到爹爹耳里就糟了啊啊啊!!!!】很明显魏无羡把那阵异样的感觉丢到脑后了,“天子笑分你一坛当做没看见我行不行?”“云深不知处禁酒,把酒给我等你离开蓝家时在给你”白衣少年面无表情向魏无羡伸出手收取酒,“好吧,那你收好了到时候我来取,拜拜~我回去睡觉了,晚安”听着白衣少年 的话魏无羡鬼使神差的就遵守了,后来魏无羡得知原来那个白衣少年叫蓝湛字忘机,在那之后魏无羡常常去找蓝湛玩,直到魏无羡离开之际。

           “魏婴,魏婴”魏无羡一回神蓝忘机已经到了跟前,“啊?蓝湛”“魏婴......我心悦你”【自你离开之后我每时每刻都忍不住想念你.......】,【蓝...蓝湛说...说心悦我!!!——原来并不只是我喜欢他,他也喜欢我吗?】蓝忘机看着魏无羡久久没有回答以为他不答应“对不起,是我冒犯了......”“没!没有,我也喜欢你!”魏无羡扑向蓝忘机,蓝忘机把魏无羡紧紧搂在怀里。

            “魏婴,这个抹额给你”蓝忘机把头上的抹额去下来递给了魏无羡,“蓝湛,这是?”“姑苏蓝氏抹额,有规束自己之意,且非命定之人、倾心之人,不可取”'“那收了你的抹额,你就是我的人了,这条发带给你”魏无羡取下自己的发带给蓝忘机,“好,你的人”蓝忘机把发带贴身放好耳尖还泛着红。

             从此之后蓝忘机魏无羡也就是兔郎栀女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幻空间 [肆]

【呵,天道好轮回?我看你们这些“正义之士”死了才是天道好轮回!】

【哈哈哈羡羡人品太差这是我听过最大的笑话了】

......

含陵:“各位看了这么久的书必定累了听几首歌休息一下”

同道殊途

 

Aki阿杰、Assen捷、HITA、W.K.、yousa、三无Marblue、人衣大人、佑可猫、吾恩、图特哈蒙、特曼、荷笙、裂天 - 同道殊途 - 剧情版
作词:冥凰
作曲:litterzy
编曲:litterzy
小魏无羡:
灵气也是气
怨气也是气
怨气为何不能为人所用啊

【空气也是气,煤气也是气,为何煤气不能为人所用啊】

【毒气也是气,给气也是气,为何给气不能为人所用啊】

【诶,楼上两位够了啊】

【不够,不够,怎么会够呢这么好玩儿】

【楼上正解】


蓝启仁:

真是本末倒置
罔顾人伦

【有人玩游戏吗?】

【什么游戏?】

【造句游戏,我开头:

身前那管身后事,浪得几日事几日

你,简直本末倒置,罔顾人伦!】

【嘻嘻我接:

写作业也是完成作业,抄作业是完成作业,为何不能抄作业啊

你,简直本末倒置,罔顾人伦!】

蓝启仁:“她们简直本末倒置,罔顾人伦!噗”“快叫医师,蓝老先生吐血了!”温情:“蓝大公子若不嫌弃在下可以医治蓝老先生”“好,那麻烦温姑娘了”{叔父心理承受能力有待提高}


小蓝忘机:
云深不知处禁酒
小魏无羡:
好吧
那我不进去
站在墙上喝
不算破禁吧

【不算,不算,对你来说当然不算破禁,含光君你说是吗?含光君:是】

【是忘羡初相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截图!快截图!】

【已截图,啊啊啊太甜了!!!我要舔屏!】

【诶,屏幕有点脏待我舔干净】

【问手机不防水怎么办?在线等,特别急】

魏婴:“不是她们有这么夸张吗?”

含陵:“有,老祖还有更夸张的,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她们做不到,要不要欣赏欣赏?”

魏婴:“不,不用了”


小江澄:

把蓝忘机和蓝启仁
都得罪透了
你明天等死吧
没谁给你收尸
小魏无羡:
你都给我收尸这么多回了
也不差这一次

【终是无尸可收】

【终是无尸可收】

【姑苏仍有双璧,云梦再无双杰】

【双杰......】

【楼上别这么悲观嘛,双杰后来不是和好了吗,再说没有双杰可以做妯娌啊】

【哈哈哈,毁气氛,不过的确是妯娌】

【噗哈哈哈虽说确实是妯娌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笑哈哈哈】

魏婴:“含陵,那几位说我和江澄是妯娌是什么意思?难不成......”

含陵:“老祖别心急呀等这首歌听完就揭晓”

魏婴:“好吧”

--------

蓝湛:“兄长......”

蓝涣:“忘机,为兄也担心晚吟的xi......”

江澄:“蓝涣你们在说什么?”

蓝涣:“没有,江公子我们还是继续听歌”


温宁:
生前风采有谁听闻
身后恶名竟无人争
当初穿林拂叶见识得
白衣少年胆怯几分

【白衣冉冉温琼林,恶名昭昭鬼将军】

【白衣冉冉温琼林,恶名昭昭鬼将军】

【白衣冉冉温琼林,恶名昭昭鬼将军】

【温宁小天使我喜欢你!】

温宁从姐姐背后探出个脑袋,看着屏幕心里是说不出的喜悦[原来也有人喜欢他吗?]

温情:“你缩在我背后干什么,又没有人会吃了你”


绵绵:
插科打诨风流言论
倒是涨红了脸好个
天真
若是这家纹辱没身份
何妨欣然放下衣袍
知还恩

【青青河畔草,绵绵思远道】

【青青河畔草,绵绵思远道】

【青青河畔草,绵绵思远道】

【绵绵,一个让蓝忘机吃了十几年醋的奇女子】

路人甲:“这绵绵真是一个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好姑娘”路人乙:“是呀”坐在金家地域的角落的绵绵想不到还有她羞红了脸。

魏婴:“蓝湛你是不是喜欢人家姑娘?”看到那条‘绵绵,一个让蓝忘机吃了十几年醋的奇女子’的弹幕魏婴心里莫名生出一股烦躁感,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明明就只是蓝湛的事他为什么会有烦躁感,他自己想破脑袋也没得出个所以然。就在魏婴沉浸在‘生出烦躁感、思考为什么会生出烦躁感、得不出结果越来越烦躁’的循环中之时,一道清冷好听的男声将他带离了烦躁 的包围,那道声音的主人清楚地说“没有”,这个词好似定心丸让魏婴方才如影随形的烦躁感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刚才会有烦躁感、为什么又莫名其妙消失了但既然已经消失了又怎么也想不通魏婴他也就抛到一边了不想了。


金凌:
眉间这点丹砂
轮不着外人管教
仙中牡丹天生该骄傲
无奈独来独往
剩一柄长剑桀骜
阴错阳差恩怨何时能了

【君子如兰,空谷幽香,谦谦君子,幽幽如兰,兰生幽谷,无人自芳】

【君子如兰,空谷幽香,谦谦君子,幽幽如兰,兰生幽谷,无人自芳】

【君子如兰,空谷幽香,谦谦君子,幽幽如兰,兰生幽谷,无人自芳】

【大小姐我心悦你!!!!!】

【大小姐我宣你!!!!!!】

【楼上两位我敬你们有胆子,你们不怕那个腹黑的萝卜找你们吗】

【楼上加一,还有大小姐可是团宠,说喜欢大小姐的先想想三毒、紫电、随便、陈情、避尘、忘机、朔月、裂冰】

【别忘了还有温宁小天使和走尸团!】

【君子如兰,思君可追!】

【君子如兰,思君可追!】

【高举我追凌大旗】

含陵:“这是江姑娘和金公子的孩子,金凌字如兰”

魏婴、江澄:“金孔雀!你想对我师姐/阿姐做什么!”

金子轩:“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会娶江厌离那个平平无奇的女子!”

魏婴、江澄:“金孔雀,你说什么!”

江厌离:“阿羡、阿澄,别说了,金公子我两位弟弟说的你别在意”

魏婴、江澄:“知道了师姐/阿姐,金孔雀这次看在我师姐/阿姐的面子上就算了,若下次再听见你说我师姐/阿姐的坏话我饶不了你,哼!”

含陵:“诶,老祖、舅舅,别急姐夫马上就要真香了”

好奇的魏宝宝上线:“这真香是什么意思?”

含陵:“真香,是一个网络用词,意思是指一个人下定决心不去做一件事情,最后却又去做了,用来形容打脸,表示某人前后行为或态度截然不同。 ”

继魏好奇宝宝的江好奇宝宝上线了:“金孔雀什么真香了?”

含陵:“这个你马上到就知道了,继续看吧”)

 

----------------------------------------------------

很渣的文,感谢看到这里的人

 

梦未镜[参]

岐黄温氏的建立史就是这样,接下来温情,温宁,温苑/蓝愿字思追,你们说先讲谁?”)

【情姐!我霸气的情姐!】

【温宁小天使!我萌萌哒的温宁小天使!】 【思追小萝卜!我可爱的思追小萝卜!】 ……

(“那好,我们讲情姐”蝶忘忧拿出一本书封面是一枚烈焰太阳纹。“温情,岐黄温氏第一任宗主,原岐山温氏旁支领头人,有弟名温宁,有侄名温苑/蓝愿字思追。温情是当时的神医救人无数,手上不沾一条人命,可就因为她姓温便认为有罪,最后灰飞烟灭。”)

【呜呜呜呜始终只有温情一人灰飞烟灭呜呜呜呜】

【渡人不渡己】×N

【姓即原罪,呵,多么讽刺!】

【呜呜呜呜情姐!我的情姐!都怪那挨千刀的仙门败家!!情姐!呜呜呜呜呜】

……

“怎么可以这样,以后的仙门百家已经腐败成这样了吗,简直本末倒置、枉顾人伦!”蓝启仁气得胡子都在颤抖。

百家仙门:“……”〖我们还没做不能怪我们吧……〗

(“说到温情最值得讲的便是穷奇道截杀。那时是金凌的满月宴,魏无羡身为金凌的大舅舅金子轩自然会邀请他,魏无羡非常在意他的师姐江厌离,在江厌离刚怀上金凌的时候,就非常期待金凌的降生。魏无羡为了给金凌准备满月礼,在伏魔洞闭关一个月,做出一个非常精美,非常厉害的银铃,上面雕刻的莲花纹栩栩如生,不过就算先不说精美别致的外表,银铃的威力很大,只要把银铃带在身上,凶尸就不能近身,就连鬼将军温宁碰触都够呛。”)

【羡羡对大小姐是真的好,可惜了那么好的一个银铃被金子勋给毁了】

【哼╯^╰!都怪金种马!金子勋!讨厌他们!!!】

【啊啊啊啊啊啊!!!老祖亲手做的银铃好想要啊!】

【我也想要!!!】

【加我一个!】

【楼上几位洗洗睡吧,梦里什么都有,现实是不可能了】

【我哭😭楼上你为什么要把我美好的愿望给扼杀在摇篮里!】


———————————————————

短小的一篇,渣渣文


彩光流溢[壹]

cp:忘羡        曦澄          

时间线:彩衣镇除水祟

正文:

----------------------------------------------------------------------------

       雅室中迎面走出数人,为首的两名少年,相貌是一般的冰雕玉琢,装束是一般的白衣若雪,连背后的剑穗,都是一般的 与飘带一齐随风摇曳,唯有气质与神情大大不同。魏无羡立刻分辨出,板着脸的那个,是蓝忘机;平和的那个,必然是蓝氏双璧中的另一位——泽芜君蓝曦臣。

       {省略一大段}

      水流迅速漫延入船,魏无羡发现,碧灵湖的湖水已经不是墨绿色了,而是接近黑色。尤其是接近湖中心的地方,四周不知不觉生出了一个巨大漩涡,十几条船都顺着漩涡正在打转,边转边往下沉,就像要被一只黑色的巨嘴吸进去一样!

       出鞘声铮铮响成一片,各人陆陆续续御剑而起。魏无羡已升到空中,俯首下望,却见那名去驱剑入水的门生苏涉所站的船板已经被吞入了碧灵湖,他双膝过水,满面惊慌,却也没出声呼救,不知是不是吓到了。魏无羡不假思索也一弯腰、一伸手,抓住他的手腕,拖了起来。

      多带了一个人 ,他脚下剑身陡然一沉,“娘亲!”软糯的少女声落下魏无羡便被少女抱住了腰往上带,可惜少女的力量有限不一会儿又往下坠“姐!过来帮忙我坚持不住了!”“思栴!——想晟那是水行渊,牵制住它!”随着声音一个大一些的少女拉着那个少女缓缓上升,最后大一些的少女带着少女带着魏无羡带着苏涉稳稳停在空中。

      停在湖面上方二十丈左右高空的江澄看着两个不知那跑出来的少女:“你们是谁?为何叫魏婴娘亲?”大一些的少女:“伯母{应该是吧?}这些回蓝家在说,眼下我们先解决这水行渊。”蓝曦臣:“那两位公子需要我们帮忙吗?”“不用伯父{应该是吧?}我们四个足够了,思栴,我们上”“好”碧灵湖上两个少年牵制着水行渊,两个少女冲上前与两个少年共同做战,“思栴,想晟,梦荁我们布阵!”四个人站在方阵上分别镇守东南西北,看着最大的那个少女往阵中心抛入一张符,继而四人琴、笛、萧合奏,随着音乐碧灵湖中一股墨绿色从湖水抽离进入那道符中直至湖水恢复原本的样貌。

      最大的少女把符收进了乾坤袋后四人撤离湖碧灵湖落在岸上,江澄:“这水行渊出现在这有些奇怪”

 

      

      

       

     

甘糖飞洒[叁]

     魏无羡春风 得意道:“滚!”转头又问,“蓝湛,你是姑苏人,也会说这里的话吧?你教教我,姑苏话怎么骂人?”

      蓝忘机扔给他一个“无聊”,上了另一条船。刚好偷拍到这一幕的蝶不羡【唉,羡羡的情商啊真是加错了地方!】魏无羡原本也没指望他真的回答,只不过听这里人的口音嗲嗲的,十分有趣,想到蓝忘机小时候肯定也说过这种话,撩他好玩罢了。他仰头喝了一口糯米酒,拎着 那个圆滚滚黑亮亮的小坛子,一抄竹篙,杀过去打江澄。

      蓝忘机则和蓝曦臣并排而立,[省略一段]对面迎来一条吃水极重的货船,船上压满了一筐筐沉沉甸金黄枇杷。蓝忘机看了一眼,继续平视前方。

       蓝曦臣却道:“你想吃枇杷,要买一筐回去吗?”

       “......”

        蓝忘机拂袖而去:“不想!”就在蓝忘机要走之际“诶,wa...蓝二公子口是心非可不行哟!”偷拍结束的蝶不羡跳上船,蓝忘机和蓝曦臣齐齐把目光投向她。“蓝大公子和蓝二公子可记得我说过我知道关于你们的一切?”

        “记得”

          “那么我在补充一下,我知道有关你们的一切不管是以前、现在、还是未来,换句话说我对你们很熟悉就比你们自己少一些,至于我为什么知道这些和我来自哪里回蓝家在说这里人多眼杂,不过不用担心我还是那句话谁害你们我都不会害你们。”蝶不羡脸上的笑容阳光仿佛有魔力似的让人信服。

          “......信”

          “我相信你”

            “那么蓝大公子、蓝二公子什么时候去跟江公子、魏公子表白心意呢?提醒一句切莫错过了才后悔!我言尽于此就看蓝大公子和蓝二公子的了。”落下这句话蝶不羡跳上了另一条船。

      “忘机/兄长......”

       “忘机你先说”

        “兄长你......对江澄......”

        “忘机你呢?”

        “我心悦魏婴......”

        “我对晚吟同 你对魏公子一样”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依旧很短小的一篇,文笔渣

 

 

     

 

 

彩光流溢[序]

瞎写的,文笔渣,入坑需谨慎!

CP:忘羡     曦澄       (都互相暗恋对方!)(可能有微追凌      微桑仪)

私设:蓝氏身份玉牌、江氏银铃有证明身份的功能、、金光瑶是金氏重要旁支之主的嫡子、薛洋被金光瑶的父亲认为义子和金光瑶一同长大(不断指)、晓星尘已出山、.......(以后想 到在说)

时间线:彩衣镇除水祟

注:不要问我孩子怎么怀上的,反正就是有了孩子!

 

更文时间不定

 

 

当各小受遇到强盗(上)

  蝉声拉开了夏日的幕布,池塘盛开着一片艳丽的莲花,池塘边两只小狗还在嬉戏,草坪上一对情侣依偎着一祥和的景象。可谁知此地前夜发生了什么……                       “大家好,我叫郭雷浩,是一个方圆十里内闻之变色的强盗,被大家亲切称为‘十里王八’呸,‘十里霸王’可昨晚我……竟失手了!唉,说起都是一把辛酸泪。昨晚是这样的:原本我吃饱喝足准备回家洗洗睡了,路过一条幽静的小径,忽然看见几个美男向这条小径走来我职业病便犯了”                  【忘羡】                      魏无羡走在小径上突然感觉到背后有人“谁!”“十里霸王!打劫!”一个黑衣男子说道。魏无羡到是有闲心陪他玩“劫财还是劫色?”“劫……色!”黑衣男子色眯眯地看着魏无羡,咸猪蹄向魏无羡脸摸去。魏无羡勾起一抹笑“二哥哥!有人要劫我色!”“魏婴”话落一道蓝光闪过,蓝忘机已经搂住了魏无羡而某个强盗“啊——我一定再回来的”上天了。“哎呀呀,二哥哥你今天怎么这么暴力呀,就跟在床…唔! ”                    【曦澄】                                江澄走在小径上,心情看起来颇为愉悦,一道刺耳的声音传来“打劫!”话落人到,来人一脸横肉大胡子小腹便便。“哦,打劫呀,那要看你有没有命了”说毕便要甩紫电“晚吟,别生气让涣来”蓝曦臣按住江澄的手朔月出鞘,面前人已不见踪影只余“啊——我一定会回来的”。“蓝曦臣你干嘛跟我抢,我自己有手有脚自己能解决”江澄甩开蓝曦臣的手“可是,晚吟动手会累啊,晚吟累了涣会心疼”蓝曦臣揽上江澄的腰。


甜糖梦幻
————————————————幼儿园文笔,字丑见谅

甜糖梦幻
————————————————幼儿园文笔,字丑见谅
最近本人要考试更新量少见谅

我认为我站到真CP了!

1楼.[楼主]【忘羡神仙爱情】:我站的是忘羡,没错就是魔道大学的五大校草中的蓝忘机和魏无羡。

2楼【忘羡!忘羡!大爱】:有人跟我站的一样诶

3楼【远道,采之】:遇到同道中人

4楼【资深腐】 :又一对CP收入囊中!

5楼【路过~路过~】什么!真有这对!阿!!!!!

6楼[楼主]【忘羡神仙爱情】:哇!没想到这么多


———————————————————刚考完试,已累死晚上有时间再发,白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