羡喵楠竹(上学半退)

今生不悔入魔道,来世再饮天子笑!
【忘羡】【曦澄】【追凌】【桑仪】【晓薛】

幻空间 [肆]

【呵,天道好轮回?我看你们这些“正义之士”死了才是天道好轮回!】

【哈哈哈羡羡人品太差这是我听过最大的笑话了】

......

含陵:“各位看了这么久的书必定累了听几首歌休息一下”

同道殊途

 

Aki阿杰、Assen捷、HITA、W.K.、yousa、三无Marblue、人衣大人、佑可猫、吾恩、图特哈蒙、特曼、荷笙、裂天 - 同道殊途 - 剧情版
作词:冥凰
作曲:litterzy
编曲:litterzy
小魏无羡:
灵气也是气
怨气也是气
怨气为何不能为人所用啊

【空气也是气,煤气也是气,为何煤气不能为人所用啊】

【毒气也是气,给气也是气,为何给气不能为人所用啊】

【诶,楼上两位够了啊】

【不够,不够,怎么会够呢这么好玩儿】

【楼上正解】


蓝启仁:

真是本末倒置
罔顾人伦

【有人玩游戏吗?】

【什么游戏?】

【造句游戏,我开头:

身前那管身后事,浪得几日事几日

你,简直本末倒置,罔顾人伦!】

【嘻嘻我接:

写作业也是完成作业,抄作业是完成作业,为何不能抄作业啊

你,简直本末倒置,罔顾人伦!】

蓝启仁:“她们简直本末倒置,罔顾人伦!噗”“快叫医师,蓝老先生吐血了!”温情:“蓝大公子若不嫌弃在下可以医治蓝老先生”“好,那麻烦温姑娘了”{叔父心理承受能力有待提高}


小蓝忘机:
云深不知处禁酒
小魏无羡:
好吧
那我不进去
站在墙上喝
不算破禁吧

【不算,不算,对你来说当然不算破禁,含光君你说是吗?含光君:是】

【是忘羡初相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截图!快截图!】

【已截图,啊啊啊太甜了!!!我要舔屏!】

【诶,屏幕有点脏待我舔干净】

【问手机不防水怎么办?在线等,特别急】

魏婴:“不是她们有这么夸张吗?”

含陵:“有,老祖还有更夸张的,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她们做不到,要不要欣赏欣赏?”

魏婴:“不,不用了”


小江澄:

把蓝忘机和蓝启仁
都得罪透了
你明天等死吧
没谁给你收尸
小魏无羡:
你都给我收尸这么多回了
也不差这一次

【终是无尸可收】

【终是无尸可收】

【姑苏仍有双璧,云梦再无双杰】

【双杰......】

【楼上别这么悲观嘛,双杰后来不是和好了吗,再说没有双杰可以做妯娌啊】

【哈哈哈,毁气氛,不过的确是妯娌】

【噗哈哈哈虽说确实是妯娌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笑哈哈哈】

魏婴:“含陵,那几位说我和江澄是妯娌是什么意思?难不成......”

含陵:“老祖别心急呀等这首歌听完就揭晓”

魏婴:“好吧”

--------

蓝湛:“兄长......”

蓝涣:“忘机,为兄也担心晚吟的xi......”

江澄:“蓝涣你们在说什么?”

蓝涣:“没有,江公子我们还是继续听歌”


温宁:
生前风采有谁听闻
身后恶名竟无人争
当初穿林拂叶见识得
白衣少年胆怯几分

【白衣冉冉温琼林,恶名昭昭鬼将军】

【白衣冉冉温琼林,恶名昭昭鬼将军】

【白衣冉冉温琼林,恶名昭昭鬼将军】

【温宁小天使我喜欢你!】

温宁从姐姐背后探出个脑袋,看着屏幕心里是说不出的喜悦[原来也有人喜欢他吗?]

温情:“你缩在我背后干什么,又没有人会吃了你”


绵绵:
插科打诨风流言论
倒是涨红了脸好个
天真
若是这家纹辱没身份
何妨欣然放下衣袍
知还恩

【青青河畔草,绵绵思远道】

【青青河畔草,绵绵思远道】

【青青河畔草,绵绵思远道】

【绵绵,一个让蓝忘机吃了十几年醋的奇女子】

路人甲:“这绵绵真是一个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好姑娘”路人乙:“是呀”坐在金家地域的角落的绵绵想不到还有她羞红了脸。

魏婴:“蓝湛你是不是喜欢人家姑娘?”看到那条‘绵绵,一个让蓝忘机吃了十几年醋的奇女子’的弹幕魏婴心里莫名生出一股烦躁感,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明明就只是蓝湛的事他为什么会有烦躁感,他自己想破脑袋也没得出个所以然。就在魏婴沉浸在‘生出烦躁感、思考为什么会生出烦躁感、得不出结果越来越烦躁’的循环中之时,一道清冷好听的男声将他带离了烦躁 的包围,那道声音的主人清楚地说“没有”,这个词好似定心丸让魏婴方才如影随形的烦躁感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刚才会有烦躁感、为什么又莫名其妙消失了但既然已经消失了又怎么也想不通魏婴他也就抛到一边了不想了。


金凌:
眉间这点丹砂
轮不着外人管教
仙中牡丹天生该骄傲
无奈独来独往
剩一柄长剑桀骜
阴错阳差恩怨何时能了

【君子如兰,空谷幽香,谦谦君子,幽幽如兰,兰生幽谷,无人自芳】

【君子如兰,空谷幽香,谦谦君子,幽幽如兰,兰生幽谷,无人自芳】

【君子如兰,空谷幽香,谦谦君子,幽幽如兰,兰生幽谷,无人自芳】

【大小姐我心悦你!!!!!】

【大小姐我宣你!!!!!!】

【楼上两位我敬你们有胆子,你们不怕那个腹黑的萝卜找你们吗】

【楼上加一,还有大小姐可是团宠,说喜欢大小姐的先想想三毒、紫电、随便、陈情、避尘、忘机、朔月、裂冰】

【别忘了还有温宁小天使和走尸团!】

【君子如兰,思君可追!】

【君子如兰,思君可追!】

【高举我追凌大旗】

含陵:“这是江姑娘和金公子的孩子,金凌字如兰”

魏婴、江澄:“金孔雀!你想对我师姐/阿姐做什么!”

金子轩:“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会娶江厌离那个平平无奇的女子!”

魏婴、江澄:“金孔雀,你说什么!”

江厌离:“阿羡、阿澄,别说了,金公子我两位弟弟说的你别在意”

魏婴、江澄:“知道了师姐/阿姐,金孔雀这次看在我师姐/阿姐的面子上就算了,若下次再听见你说我师姐/阿姐的坏话我饶不了你,哼!”

含陵:“诶,老祖、舅舅,别急姐夫马上就要真香了”

好奇的魏宝宝上线:“这真香是什么意思?”

含陵:“真香,是一个网络用词,意思是指一个人下定决心不去做一件事情,最后却又去做了,用来形容打脸,表示某人前后行为或态度截然不同。 ”

继魏好奇宝宝的江好奇宝宝上线了:“金孔雀什么真香了?”

含陵:“这个你马上到就知道了,继续看吧”)

 

----------------------------------------------------

很渣的文,感谢看到这里的人

 

梦未镜[参]

岐黄温氏的建立史就是这样,接下来温情,温宁,温苑/蓝愿字思追,你们说先讲谁?”)

【情姐!我霸气的情姐!】

【温宁小天使!我萌萌哒的温宁小天使!】 【思追小萝卜!我可爱的思追小萝卜!】 ……

(“那好,我们讲情姐”蝶忘忧拿出一本书封面是一枚烈焰太阳纹。“温情,岐黄温氏第一任宗主,原岐山温氏旁支领头人,有弟名温宁,有侄名温苑/蓝愿字思追。温情是当时的神医救人无数,手上不沾一条人命,可就因为她姓温便认为有罪,最后灰飞烟灭。”)

【呜呜呜呜始终只有温情一人灰飞烟灭呜呜呜呜】

【渡人不渡己】×N

【姓即原罪,呵,多么讽刺!】

【呜呜呜呜情姐!我的情姐!都怪那挨千刀的仙门败家!!情姐!呜呜呜呜呜】

……

“怎么可以这样,以后的仙门百家已经腐败成这样了吗,简直本末倒置、枉顾人伦!”蓝启仁气得胡子都在颤抖。

百家仙门:“……”〖我们还没做不能怪我们吧……〗

(“说到温情最值得讲的便是穷奇道截杀。那时是金凌的满月宴,魏无羡身为金凌的大舅舅金子轩自然会邀请他,魏无羡非常在意他的师姐江厌离,在江厌离刚怀上金凌的时候,就非常期待金凌的降生。魏无羡为了给金凌准备满月礼,在伏魔洞闭关一个月,做出一个非常精美,非常厉害的银铃,上面雕刻的莲花纹栩栩如生,不过就算先不说精美别致的外表,银铃的威力很大,只要把银铃带在身上,凶尸就不能近身,就连鬼将军温宁碰触都够呛。”)

【羡羡对大小姐是真的好,可惜了那么好的一个银铃被金子勋给毁了】

【哼╯^╰!都怪金种马!金子勋!讨厌他们!!!】

【啊啊啊啊啊啊!!!老祖亲手做的银铃好想要啊!】

【我也想要!!!】

【加我一个!】

【楼上几位洗洗睡吧,梦里什么都有,现实是不可能了】

【我哭😭楼上你为什么要把我美好的愿望给扼杀在摇篮里!】


———————————————————

短小的一篇,渣渣文


当各小受遇到强盗(下)

【桑仪】

蓝景仪走在小径上,气呼呼的。一道利声刺破天际“打劫!”“你给我走开!”蓝景仪炸药一般一点就炸,“诶,如此俊俏的小公子没人怜惜岂不可惜,那么就由我来采了你这朵鲜花吧”强盗看着蓝景仪笑的猥琐,突然强盗向着蓝景仪扑去嘴角还有着透明的可疑液体。“啊!”霎时间天上 掉下一块大石头正好把强盗砸个正着,砸出个巨坑。“景仪,你怎么自己跑出来了,很危险啊”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聂怀桑握着蓝景仪的手脸上满是担心,“哼╯^╰你回去继续跟那个女人谈吧,你们不是谈的很高兴嘛,不用管我我自己能回云深不知处!”蓝景仪把手抽出脸转向另一边。“景仪,那个女人是我表姐已经有心悦之人了,而且我和她在谈你啊”聂怀桑知道他是吃醋了【景仪怎么那么可爱啊!啊啊啊!……】“真的?”“当然是真的,我们回去吧,我准备了你最喜欢的点心”“好,怀桑我们快回去吧!”聂怀桑手搭上蓝景仪的腰“好,我们走”。 

【晓薛】

(私设道长双眼完好) 薛洋走在小径上,从跳脱的脚步中看出人的开心。“怎么还不出来吗?”薛洋嘴角勾起“打劫!”“哦,劫财?劫色?”“嗯,劫色!”强盗色眯眯地打量着薛洋明现不怀好意,“劫色啊……”薛洋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看这位公子一表人才,为什么这么想不开做盗贼呢?”一身白衣的晓星尘抽出霜华“啊!我一定会回来的!”“阿洋怎么不和我说一声就乱走呢?!很危险,以后不能这样了知道了吗?”晓星尘抱着薛洋“洋洋知道了,洋洋以后一定会跟道长说的”薛洋微微掂脚吻上晓星尘的唇。


甜糖梦幻
————————————————幼儿园文笔,字丑见谅

甜糖梦幻
————————————————幼儿园文笔,字丑见谅
最近本人要考试更新量少见谅

我认为我站到真CP了!

1楼.[楼主]【忘羡神仙爱情】:我站的是忘羡,没错就是魔道大学的五大校草中的蓝忘机和魏无羡。

2楼【忘羡!忘羡!大爱】:有人跟我站的一样诶

3楼【远道,采之】:遇到同道中人

4楼【资深腐】 :又一对CP收入囊中!

5楼【路过~路过~】什么!真有这对!阿!!!!!

6楼[楼主]【忘羡神仙爱情】:哇!没想到这么多


———————————————————刚考完试,已累死晚上有时间再发,白白~

甘糖飞洒[贰]

  “请问你们是?”蝶不羡虽然知道他们是谁但还是要做做样子。“姑苏蓝氏蓝涣字曦臣”“姑苏蓝氏蓝湛字忘机”“云梦江氏江澄字晚吟”“云梦江氏魏婴字无羡。”【啊啊啊啊真的是他们。】蝶不羡心里可谓群魔乱舞。“蝶姑娘是何许人士?”蓝曦臣【要把身份打听清楚才行,仙门并没有蝶氏这世家,这位蝶姑娘又不像普通人…】“嗯……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至于为什么会到这边以后再说,还有其实我清楚你们的一切,不过你们只要知道一件事:那就是谁害你们我都不可能害你们,你们不是要去彩衣镇除水崇吗我们一起”蝶不羡笑地明媚。

     “好,既然如此我们便同行吧”蓝曦臣看着另外三人没有拒绝的意思便答应了。一路上相继无言,只有……咳咳蝶不羡在偷拍{偷拍什么的,绝对本人的真实写照},〔省略一段〕“姐姐,枇把多少钱一斤?”〔再次省略〕魏无羡把那只枇杷送到蓝忘机眼前。蓝忘机平视前方:“拿开”,蝶不羡【口是心非的汪叽】魏无羡便拿开了:“就知道你肯定不会要的,所以呢本来就不打算给你,江澄,接着!”恰好江澄乘别一条小船飞掠而过,他单手接了枇杷,露出一点笑容,旋即哼道:“又骚姿弄首啦?”

——————————————————短小,幼儿园文笔见谅

   

甜糖梦幻
———————————————发个预告,今天之内更
字丑,幼儿园文笔

幻空间

http://t.cn/AiNAmepp

链接走评论

———————————————————说好的文,晚了一点

为什么没多少人评论呢?我写的很糟吗?(怀疑自己(´・_・`))